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張炯《鉅變:1949》:人民解放戰爭的又一壯歌
來源:文藝報 | 雷業洪  2021年07月09日09:00
關鍵詞:解放戰爭 張炯

由《中國作家》在2019年兩期連載的長篇小説《鉅變:1949》(以下簡稱《鉅變》),是著名學者張炯先生在耄耋之年,歷時六載的新作。它描寫我軍渡江向南進軍,在閩浙贛地下組織和廣大人民的支援下解放東南沿海的歷程,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解放戰爭唱響又一壯歌。

小説的特點是以新的視角拓展了深厚廣闊的歷史畫卷,描繪了系列具有典型性的新的人物形象,併為讀者展現雄偉、剛健的具有詩意的風格感受。

《鉅變》的可貴,首在它不止以特定戰役來寫戰爭,而是在展開戰爭廣闊深遠的歷史背景下來描寫戰爭。它的題材範圍既包括重大戰役,也涵蓋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和各階層人物的生存狀態。相對以往只描繪特定戰役的作品而言,其內涵明顯更為深邃厚重。

小説展開我軍葉飛、韋國清兵團在孟良崮和淮海戰役之後,橫渡長江,攻克上海,南下解放福州、廈門,直逼台灣海峽等大戰役,也以相當篇幅描寫我軍在地下黨組織、人民遊擊武裝和廣大羣眾的支援下,在舊社會走向腐爛崩潰、敵人又不甘滅亡而死力頑抗的歷史境況下,擊敗敵人的頑抗,去奪取偉大勝利的場景。全書分三大篇,以《黎明前的城》描寫我閩浙贛區黨委領導的地下革命活動及其挫折、堅持;蔣介石下野,實行假和平、真內戰的部署和國民黨當局統治下城市的黑暗;市民不同階層人物的生存狀態和敵方高級將領、官員的矛盾分化等。以《山野朝霞》追溯20世紀30年代葉飛、曾志等在閩東北發動土地革命,建立閩東蘇維埃和堅持三年游擊戰爭,最後北上加入新四軍抗日的往事,並正面展開章喆、朱大力等地下黨員奉命前往閩東山區發動人民武裝鬥爭,迎接我大軍南下以及當地豪紳地主狼狽逃亡的狀況;《日出東海》則寫葉飛、韋國清兵團在解放上海後揮師南下,擊潰敵方几個兵團的頑抗,在廣大人民羣眾支援下,解放福州、廈門,使蔣介石及其守軍狼狽逃竄。《鉅變》正因其以廣泛的視角切入戰爭,使作品富於歷史縱深感、地域廣袤感、內涵厚重感,從而展開人民解放戰爭決勝東南的真實歷史畫卷。

《鉅變》所寫人物多達60餘人,涉及城市工人、鄉村農民、城鎮企業家、大學教授、民主人士、寺院和尚、黑社會頭子,更有國共雙方高層領袖以及民國元老、政壇耆宿,美國駐福州領事、英國牧師等。雖然作者用墨濃淡不同,而着力塑造的英雄人物和主要的正反面人物形象,皆具一定典型性。如紅軍後代的主人公章喆,於父親戰鬥中負傷失蹤後,曾隨母流亡,成為共產黨員後,致力完成黨交給的各種任務,當了人民遊擊支隊政委。最後受命利用關係潛入廈門去策動蔣軍起義,不幸陷入敵人圈套,受盡嚴刑而不屈,被敵沉海,年僅17歲。這種血肉豐滿,性格真實的少年英雄典型,十分感人!章喆的女友黎玫,為敵福建省省長黎良勇的女兒。她在章喆影響下,逐步克服矛盾心理而嚮往革命,給章喆暗遞過重要情報,她目睹章喆英勇不屈而被沉海,追隨章喆跳向大海,如一把聖火般投進黑暗。與單純的殉情形象相比,其思想光彩讓人震撼!章喆之母王淑梅(即黃瀅)屬於叛變封建地主家庭的革命者。在白色恐怖的環境中與丈夫、與組織都失去聯繫,攜帶幼子流落深山鄉野,自食其力,把兒子養大並送上革命征途,最終等到了丈夫隨解放大軍歸來。她對革命和愛情的堅貞不渝,樂於助人,勇於義舉的可貴品格,讓人印象十分深刻。作者筆下的黎良勇,作為國民黨的高級將領,既潔身自好,痛恨貪腐,又頑固追隨蔣介石,拒絕起義,結局悲慘。雖有原型,卻突破原型侷限,深刻地描寫他深受歷代忠信文化和孤臣心理的影響,不無相當獨特的典型意義。至於小説中章喆的父親、我軍戰將梁鐵軍,還有歷史人物如名將葉飛,閩浙贛區黨委書記曾鏡冰等,始終不忘為人民的初心,通過平潭遇颱風,臨危不懼,力主救援落海漁民的描寫,也感人至深!此外,作者筆下的共產黨員尤先,紅軍戰士繆武,畲族藍大媽,還有中學教師鍾樊、中統女特務石秀英等,雖着墨多少不一,也都讓人過目不忘。

《鉅變》的風格兼具弘闊、沉雄而又剛健、柔美,敍事每含詩意。作為歷史真實與藝術真實相統一的作品,以若干真實的歷史事件和人物作大背景,而又以大量虛構的情節和人物充當主體,在藝術描寫中讓兩者水乳交融。小説所寫葉飛等創建閩東蘇區,1949年率部解放福建;中共閩浙贛黨委曾在複雜環境中開展內部肅反,福州城工部基層黨員失去上級領導後仍堅持革命鬥爭等,均於史有稽。而作為小説主要人物的章喆、黎玫的成長和犧牲的線索,王元凱一家走向崩潰的線索、黎良勇、梁鐵軍曾同學於黃埔軍校,從摯友後成敵手的線索以及眾多人物的愛情、親情、友情糾葛的線索,多屬根據藝術概括的需要加以虛構。這些交錯重疊的線索,使作品格局宏大、氣象萬千、波瀾起伏、引人入勝。

《鉅變》篇幅僅30萬字,卻涵蓋如此眾多的事件和人物,不能不得力於作者語言的簡潔、剛健和藉助電影蒙太奇的剪接筆法。它使人物和事件不斷切入和淡出,敍述節奏疏密相間,極少閒筆,從而使歷史背景、人物言行心理、情節的矛盾衝突在作者多維度透視、詩美營造、語言個性化的配合下,變化自如,能於有限的篇章中展現更多的時空和人物、事件。如開篇《臨危受命》一節,僅4000字,描寫蔣介石在總統府召見黎良勇和黎良勇在會見前後意識流式的心理活動,便追述抗日戰爭和內戰前後的廣大時空和人物,即是一個範例,讓讀者深感作者筆墨的儉省和傳神。全書涉及驚心動魄的戰爭場面、扣人心絃的諜戰情景、黎民百姓的不幸遭遇、悲壯的個體抗爭、花前月下的纏綿愛戀、難以割捨的人世親情、友情等,寫來均簡潔而生動。作者很重視作品中詩美的營造。全書和三大篇都以象徵意味濃郁的散文詩作為開端。既體現對所寫歷史變幻的富於哲理性的概括,也詩味綿長。